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三江源公开叫板极草冬虫夏草含片监管隐忧初现圆基蓧蕨

发布时间:2020-10-19 02:05:05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三江源公开叫板极草冬虫夏草含片监管隐忧初现

[相对于追寻冬虫夏草纯粉片的药效,制定行业规范在现阶段显得更为重要,现在有50%打着冬虫夏草含片名义的产品都不是真正的冬虫夏草含片]

“冬虫夏草含不含着吃不重要,重要的是原草是否道地正宗。”近日,三江源高调地通过媒体向另一家冬虫夏草生产企业极草公开叫板。

三江源总经理周占琪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极草的宣传手法已经影响到了行业的利益。”在此前不久,三江源药业董事长扎西才吉还通过自己实名认证的微博,向极草创始人张雪峰隔空喊话。

在喊话的背后,涉及的其实是冬虫夏草深加工的深入、含片原料的构成,以及目前仍处于监管真空期的冬虫夏草含片市场。青海虫草协会秘书长赵锦文向本报记者表示,从原草到含片是一种物理过程,“我们算过,与比较好的天然冬虫夏草相比,极草含片的价格增长了15倍,巨大的价差伤害的其实是消费者。”而更让人担心的是,日益庞大的冬虫夏草含片市场中,行业标准仍处于空缺状态,“不及时规管,这个市场恐怕会坏掉。”赵锦文向记者坦言。

含片产地口水仗

11月25日,扎西才吉通过自己实名认证的微博,指名道姓向极草张雪峰称:“只能含着吃,这既不尊重中医药辨证施治、因人而异的服用方式,更是完全罔顾冬虫夏草道地与否决定效果的根本问题,这是将企业利益凌驾在整个行业利益、消费者利益之上,对整个冬虫夏草行业都是一种伤害。”

对于上述喊话,周占琪对记者表示,之所以有这样一些公开说法,是因为冬虫夏草行业的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怪圈,很多人不去追求最本质的东西,反而将一些末端的东西放到很重要的位置。“在我看来,这完全是本末倒置。”

他所提及的“本末倒置”其实是指消费者从重视原草到关注含片的转变。“不同地方的冬虫夏草药效会有所不同,正如东阿的阿胶、长白山的野山参,这都是中药中典型对‘道地’的需求,即使是原条冬虫夏草,川草和藏草都要有多年经验的人才能区分出来,压成片状,就再也分不清优劣了。”

“含着吃的宣传将原来评判原草优劣标准的产地弱化了。”周占琪认为,“这种观点已经伤害到行业,破坏了行规。”对此说法,本报记者昨日向极草发去采访提纲,但至截稿时间仍未收到对方回应。

一位业内人士称,极草生产商青海春天正在推进借壳*ST贤成(600381.SH)事宜,目前处于缄默期,无法回应。这似乎也可解释三江源选择此时发难的原因。

青海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向本报记者表示,含片这种食法从科学的角度看,是可以有更好的吸收效果,“含在嘴里,口腔中的多种唾液酶降解,使得冬虫夏草能够得到更好的吸收。”但同时,不同的产地冬虫夏草的药效确实有所不同,“西藏和青海的是最好的,但药效也有较大差异,这方面国内有很多研究。”

标准监管“真空期”

三江源的公开叫板,或与近年极草崛起不断争夺原草市场,而目前相关的行业标准却处于“真空期”有关。根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2009-2013年我国冬虫夏草类产品市场研究报告》统计,近年来这种深加工产品发展迅速,销售额从2009年的4.09亿元快速增长至2013年的77.66亿元,年均增长接近110%。而冬虫夏草原草销售额由2009年的194.06亿元增长至2013年的282.37亿元,年均增长率仅为9.83%。极草含片在2013年销售额已占冬虫夏草深加工领域市场份额的51.5%,占整个冬虫夏草行业份额超过11.1%。

国家发改委特邀研究员郭凡礼在2013年中国·青海国际冬虫夏草暨藏医药展交会上就表示,当前我国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占该类市场的份额不到22%,到2018年预计占我国冬虫夏草整体市场的份额将超过50%,年均增长35%左右。也就是说,这种含片将会进一步冲击原草市场。

含片逐步普及已是大势所趋,赵锦文对记者透露,据他所知,青海省已经有两三家企业引进了制造含片的机器,“相信明年很多企业都会引进这种机器,因为含片携带更方便。不过仍然有很多长期虫草消费者对含片、胶囊这类产品不信任,首先是不知道里面是否加了其他物质;其次是原料的优劣也不可知,因此他们更愿意买到原草之后,在同一家商店再制造成片。”

但让人担忧的是,这种冬虫夏草含片的规管却处于“真空期”的状态。今年7月,青海省食药监局对外公告撤销《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让一众欲扎堆含片的冬虫夏草生产企业失去合法的身份。

“现在,只有极草拥有相对合法的资格,因为在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药监局下发‘53号文件’指出,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是我省出产的冬虫夏草经加工制成的产品,作为我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青海冬虫夏草行业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赵锦文认为,相对于追寻冬虫夏草纯粉片的药效,制定行业规范在现阶段显得更为重要,“据我们统计,现在有50%打着冬虫夏草含片名义的产品都不是真正的冬虫夏草含片。比如说将北方与南方的虫草菌丝体混为一谈,南方的虫草菌丝体售价是80元/公斤,但真正的冬虫夏草却要6000元/公斤,这便是天差地别。更让人担心的是,最近我们注意到有的含片甚至掺入了西药等化学原料的成分,这些行业乱象如果不及时制止,会毁了整个虫草含片行业。”

赵锦文向记者透露,目前协会已经向青海省食药监局提出建议,要求尽快为相关产品订立标准,同时希望冬虫夏草能够成为食药同源的一个品类,“不过据相关政府部门反馈的消息,申请食药同源还是很难。”

治甲状腺肿大医院

治性功能障碍

南京治甲状腺结节专科医院

贵阳牛皮癣医院专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