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摩托罗拉华为互诉判决未下输赢已现

发布时间:2021-01-22 05:29:35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一场自以为计但却自食其果的诉讼营销,正在通信领域生动演绎。3月9日,诺基亚西门子公司(诺西)并购摩托罗拉(摩托)无线部门案,恰如此前业界所料,未能获得中国商务部反垄断局的批准,该案的审核将延迟六十天。这意味着,并购双方原本预计在2011年一季度完成并购案的计划落空了。

这桩看似情投意合的商业并购,并不是第一次遭遇打击。三周之前的 2月22日,美国伊利诺伊州北区法院也就华为起诉摩托罗拉公司和诺基亚西门子公司(诺西)一案正式做出裁决。该院颁发的初步禁止令范围包括禁止摩托罗拉向诺西转移华为的保密信息,还要求摩托罗拉聘请独立第三方进行华为保密信息的安全删除检查,及允许华为对诺西维护摩托罗拉设备的服务记录进行审计等要求。

从当下的局势发展看,在业界引起强烈反响的摩托罗拉、华为互诉事件,虽然最终判决未下,但摩托罗拉败局已现。更致命的是,摩托罗拉当初选择以知识产权诉讼先发制人,本意是为了“省钱”(不想支付华为相应知识产权)以及卖个好价钱(打消接盘者对于知识产权纠纷的疑虑),但在遭遇华为的正面反击后,因为深陷旷日持久的纷争,摩托罗拉要出售的这部分资产,正在大幅贬值。或许,摩托罗拉需要向华为这位昔日盟友道歉求和,才能挽回局势。

对摩托罗拉这位昔日巨人来说,是继续体面地在纷争中骑虎难下,还是务实地向华为道歉求和?这实在是个两难的选择。

一场吊诡的诉讼终结十年的合作

这一场互诉大戏,帷幕掀开还是在大半年之前。

2010年7月15日,摩托罗拉对外宣布,其将把大部分网络设备业务以1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诺西公司。而在宣布该项出售仅仅一天之后,摩托罗拉修正了一项诉讼,把其两年前的一起诉讼的被告,由最初的5名扩展到了16名。而第十六名,赫然就是华为公司。

事情的吊诡之处在于,2008年的这场诉讼,原本与华为并不相关。

根据摩托罗拉陈述,2008年,摩托罗拉针对其5名前员工窃取商业机密提出了诉讼。第一被告潘少伟亦曾在摩托任职,辞职后创办了Lemko公司。摩托对其它4人的指控,均与涉嫌非法向Lemko以邮件等形式输送未经授权的保密文件及商业机密有关。

在两年后才突然增加的针对华为的起诉,恰好处于摩托宣布出售网络设备业务后的的微妙时间窗。

摩托起诉华为的消息一出,业内哗然。此前,摩托可谓是华为在电信领域的忠实盟友之一。这宗官司,意味着摩托与华为一段维系了10年之久的商业伙伴关系的结束。

疑云重重:摩托的用心何在

突然中止的合作让人扼腕叹息,作为当事者的华为更是无比失望。毕竟,此前的十年是一段亲密携手的幸福时光。

追溯华为与摩托长达十年的合作,根源在于双方利益诉求的高度契合。

基于长期的积累,华为已逐渐成长为全球领先的电信设备供应商。在无线领域,早在2005年,华为基于对欧洲等发达市场的理解,推出了分布式基站。基于该架构的基站能够比传统基站降低60%的能源消耗,性能提升30%-200%,因此迅速风靡全球。而华为最近两年推出的基于SingleRAN的技术,彻底改变了GSM、UMTS、LTE“三套设备”、“三张网”叠加部署的落后建网模式,实现各种技术制式间的高效协同,已成为全球业界普遍采用的事实标准。2010年,华为的无线基站的销售收入已位居全球第二,其产品与解决方案已服务全球电信设备50强中的45家。

华为在市场和行业技术的成就,早已使摩托难望项背。摩托罗拉近十年来可谓每况愈下,在网络技术和知识产权上已少有建树。在无线领域主要的产品与技术趋势的把握上,和主流供应商的差距越来越大,基本上已经退出行业第一梯队之列。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借其长期积累的市场和品牌优势,摩托转变了市场策略,以自有品牌向客户转售华为的无线网络产品,仍旧拥有着一定的市场地位。因此,在过去的十年里,摩托基本放弃核心通信设备的研发,把重心投入到手机业务上。在通信设备领域,摩托选择了华为作为合作伙伴。

本世纪初,当华为作为市场的新进入者,以OEM自身产品的方式与摩托合作,以此来获得市场和客户的迅速拓展,在当时,这无疑是一个双赢的方案。两家公司优势互补,在十年合作中,不断扩大合作范围。摩托罗拉从华为采购了价值约8.78亿美元的设备。与华为的合作也帮助摩托罗拉巩固了GSM和UMTS领域的市场地位,支撑了摩托罗拉在无线领域的市场地位。

十年的亲密合作关系,在摩托与诺西达成网络业务出售协议之际陡生变化。摩托在这个时刻突然向旧日的盟友发难,显然,绝非一个简单的知识产权诉讼案件可以解释。事实上,这更像是一起经过精心策划的事件。

如前所述,按照摩托的市场战略,其出售网络业务的诉求已风传甚久。甚至有论者说,摩托出售网络业务,华为将是最有力的接盘公司。在摩托的全球网络市场中,部署着众多OEM华为的产品。摩托网络业务资产出售,这些存量市场转手到新的买家之后,就可能涉及到众多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这些知识产权的后续归属,是该资产收购者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原本最可能进行收购的华为,并没有参与进来,后来的接盘者心存芥蒂。摩托先发制人地提起该诉讼,作为给买家提供一颗定心丸,就成了顺理成章地的推断。摩托希望借此赢得未来和华为的知识产权纠纷的筹码。一个可以想见的事实是,假如摩托该项诉讼能够获得成功,它将继续发起一系列诉讼,彻底解决该交易过程中可能涉及的潜在知识产权纠纷。试想一下,摩托将自己的市场地位和格局,打包出售,而这些市场地位和格局都是通过华为的设备获得的。一方面接盘者自然获得了大量华为的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另外一方面,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将为以后埋下一颗定时炸弹。这个问题的解决就可能成为这场并购能否获得成功的先决条件。

华为的反击

显然,摩托低估了华为反击的能力和决心。

对华为而言,摩托的此番发难无疑是“旧痛”再加“新伤”。在电信行业中,华为已经长期饱受知识产权方面的指责。

早在2003年发生的思科起诉华为侵权案,虽然最终华为与思科达成了庭外和解。在独立专家发表对华为的产品的审核报告后,思科同意撤销它对华为的起诉,且没有要求华为对其产品进行任何更改。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华为侵犯了思科的知识产权,但华为却在后续长期蒙受知识产权方面的指摘而难以自辩,实际上是“吃了哑巴亏”。

作为同样是成立了20世纪80年代的两家高科技企业(思科成立于1984年,华为成立于1987年),华为与思科都发展迅速。华为2010年销售收入达到280亿美元,思科2010财年的销售收入更是达到了400亿美元。同样是成功创业的高科技企业,两家企业的遭遇却大相径庭。思科在美国乃至全世界,都被视为创新的代表和创业的典范。而华为,尽管靠自身努力业绩持续稳健增长,在美国等市场却一直在思科案的阴影和后遗症中饱受指责。时至今日,西方媒体提及华为时,还在有意无意的,加上“侵犯知识产权”等字眼作为修饰语。

摩托此前选择以知识产权诉讼发难,无疑是触到华为的痛处。对华为来说,如果再次让历史重演,继续选择沉默,则其在该方面的形象将有可能再难翻身。从这个意义上讲,华为可能遭受到的损失,甚至远远大于其在如美国Sprint LTE招标这样的大商业合同竞标中失利。

而眼下的华为,也早已不再是8年前的思科案时的华为。相比于当时的初探海外市场,华为已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其在产品技术、全球行业影响力等方面都已不能与当时同日而语。

华为最终出手了,并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华为也选择了美国伊利诺伊州毅然提起诉讼,诉摩托和诺西的并购交易侵犯了其商业秘密,以阻止摩托罗拉向诺西转让华为的知识产权。华为一改以往的低调作风,采取了积极的沟通和公关。这包括前文提及的美国地方法院颁布了临时限制令,禁止摩托罗拉将华为的机密信息透露给诺基亚西门子公司,还包括中国商务部对该笔交易延期审核等。

显然,胜利的天平已经向华为偏移。华为将赢得什么作为被动应战,华为在该次纷争中的目的,当然首先是要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不受侵犯。而诉讼延绵至今,华为有了更高的诉求,那就是为“商誉”而战。对这家长久饱受不实侵权指摘的公司而言,“商誉”意味着为过去的卓绝努力正名。对这家已经走在成为全球领先企业路上的公司而言,“商誉”无疑意味着能够让它走得更远。比起当年的思科诉华为案,华为如今被自己的昔日伙伴告上法庭,名誉所遭损害尤烈。比起当年还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小公司,华为现在作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名誉所受损害更大。华为的这次反击所期望得到的,远非简单的经济利益,或者说是诉讼赔偿所能够达到。华为期望的,无疑是一场真正的胜诉,一场体面的胜诉,并且需要摩托关于此事的正式道歉,只有如此才能帮助华为恢复名誉。当然,对于像摩托这样一间大的商业公司而言,对另外一家企业进行正式公开道歉,定然是一个异常艰难的选择。然而,对摩托而言,除了道歉,它的选择并不多。毕竟,其拟出售的资产价值因为久拖不决正在持续、迅速地缩水。也许半年后,这笔资产就会因为变得不值一钱而无人问津。而这,连带诺西也会成为输家。时间,站在了华为这边。让我们拭目以待,摩托罗拉纠结后的选择。

开心娱乐免费下载

贪婪洞窟

国战(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