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钢协矿业巨头涨价是乘人之危钢企生存不易

发布时间:2021-10-21 17:45:01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中钢协:矿业巨头涨价是乘人之危 钢企生存不易

中钢协:矿业巨头涨价是乘人之危 钢企生存不易 更新时间:2010-3-13 0:01:45   中国钢铁业正承受巨大成本压力,在行业兼并重组进程放缓的背景下,承受了数番矿石价格高涨的冲击,加之产业升级和产能调整的事实拖延,中国钢铁企业生存不易。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武汉钢铁公司总经理邓崎琳接受本报等媒体访问时指出,希望国家有关部委能高度重视艰难的铁矿石谈判问题。否则,中国钢铁业将承受巨大损失,甚至导致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  同时,邓崎琳也对中国钢铁企业各自为战带来的铁矿石贸易混乱,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态度。“我们都发了条例,开会也要求了,剩下能做什么呢?能扣他的工资、扣他的奖金?”  行业需要全局调整  《21世纪》:据说工信部马上要出台一个钢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你有何看法?  邓崎琳:中国钢铁业要加大兼并重组步伐,已经不需要再次强调了。去年全球66个产钢国中,65个削减了30%左右的产能,只有中国增产13.5%达到了5.65亿吨。而今年我们的钢铁产能将达7亿吨,很明显是供大于求。不仅总量没有控制,淘汰落后产能也没有进展,还有产业升级、节能减排、技术进步等,都没有达到要求。下一步,中国钢铁业的调整过程,不仅仅是兼并重组,而是整合行业的全局调整。  《21世纪》:你认为中国钢铁业的全局调整的进展如何呢?  邓崎琳:步伐已经严重滞后了,没有能够按时推进。中国钢铁企业太多了,一盘散沙,竞争也非常激烈,市场很无序。比如进口矿石这轮谈判还没谈完,不管价高和价低,有的企业就签合同了。这没法搞啊,还怎么谈判,人家是一个声音,我们是好多声音、好多行动。  很多企业不听招呼,政府协调力度又不是很大,导致钢铁业发展很艰难。  现在仅仅是企业你情我愿凑在一起的市场行为多一些,今后,应该是市场行为和政府两只手共同运作,才能加快钢铁工业调整和兼并重组进程。  《21世纪》:由于钢铁业产能过剩问题突出,一些新建项目去年被发改委要求推迟建设,目前进展如何?  邓崎琳:就拿武钢的防城港项目来说,目前正在等待国家的审批,前期工作基本都按计划完成了,就等着一个比较好的时机来进一步推进。  坦率地说,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新项目,肯定会在合适时机上马。防城港项目是沿海产业合理布局的一部分,对西部大开发的经济支撑也很重要。  《21世纪》:有市场人士说,钢铁业已进入一个高端产品同质化竞争的阶段,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邓崎琳:你说得对。现在中国钢铁建设已经不是过去的低水平重复建设,也存在高水平重复建设的问题。比如硅钢片的利润较高,大家就都想上。除了武钢,还有宝钢、鞍钢、马钢、本钢等等大概七八家企业都在上这个产品。  这个情况,或许会给今后的产业竞争调整带来更大的麻烦。但我同时感到欣慰的是,有这么多钢铁企业都来搞高端产品,对民族工业做强、做大是有好处的,对把占据中国高端市场的进口钢产品顶出去也是有利的。  过剩产能转移海外  《21世纪》:我们注意到,澳大利亚对于中国企业的收购行动已经表现出谨慎态度,你怎么看?有人说中国企业倾向控股,才是导致收购失败的一个因素?  邓崎琳:是的,澳大利亚肯定心里不太舒服。但世界是一个大市场,国际一体化是趋势,澳大利亚也不能怎么样。很多企业行为,特别是国外企业,愿意跟我们中国企业合作,他们的政府也管不了。  而在收购过程中,我们也没有过分之举,参股、合股、合资、控股都可以,任何形式都可以,只要有资源,对我们就是有利的。  《21世纪》:武钢不久前和巴西搞了一个钢厂项目,是不是意味着中国钢铁企业也将逐步把产能转移到海外去?  邓崎琳: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也讲了,有过剩的产能可以到海外去投资。在这样的情况下,巴西的公司愿意我们投资,也希望我们投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做呢?何况,我们中国钢铁工业基础雄厚,设计、投资、制造、生产几百万吨的钢铁厂是没有问题的。  乘人之危的涨价不道义  《21世纪》:目前铁矿石价格上涨预期很强烈,有的说要涨50%以上,你怎么判断?  邓崎琳:经济开始复苏,钢铁工业也一样,世界主要产钢国的产能逐步在恢复。三大矿商非常精准地抓住了这个信息,所以马上就开始涨价,导致现在谈判非常艰难。  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他们一定要涨价,中国的钢铁企业减产。我少买你的矿石,损失就少一点,但下游还有一定需求。但如果你不减产,他现在是卖方市场,他说了算。  谈判也很艰难,你这面还没谈好,很多中小企业就把合同签掉了,怎么能谈下来呢?最后,你不得不接受这个价格,如果在市场采购现货,中国钢铁工业大部分企业就要承受比较大的成本压力。从去年年初开始,中国沿海港口始终保持7000万吨左右的矿石库存,这都是贸易商在为矿石贸易战做准备,投机取巧发一点财。不论是中国的商人和国外这些矿商,根本不顾中国钢铁企业非常艰难的现状。  《21世纪》:去年谈判也很艰难,导致我们没有正式签协议,今年也很艰难,那你预测会是什么结果?一直僵持不签吗?  邓崎琳:如果能给企业保留一点微利的话,我们也会同意这个价格。如果涨幅超过中国钢铁工业成本的附加值,你叫我怎么去接受这个价格?尽管目前钢材价格有一点点回升,但不可能完全消化矿石涨价的成本压力。你三倍五倍的赚钱,我却一点微利都没有,怎么能接受呢?  最后也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钢铁工业大面积亏损;二是钢铁工业自身不堪重负,就把压力传导给下游产业,但这样可能造成非常严重的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三大矿山如果不能按照市场现状合理定价,而是去钻中国铁矿石贸易无序这个空子,来搞乘人之危的涨价,我认为是有失公平的,也是不道义的。  我觉得,国家部委应高度重视铁矿石谈判,应该给予干预,外国几大暴发户不能不顾市场价格规律地随意涨价。对于矿石进出口的无序和外国供应商不顾市场价值规律和原则进行暴涨,中国应该有所举措来应对,否则会严重影响中国钢铁工业的效益和经济的健康发展。  矿石代理制不是贸易保护  《21世纪》:巴西淡水河谷说要在中国建一个分销中心,有消息说地点设在青岛港,你怎么看?  邓崎琳:去年有个别国外公司搞小动作,司法部门介入了,为什么?太过分了嘛!钢铁业承受的压力很大,你十几美金挖出来的东西,一百多美金卖给中国,开什么玩笑!中国钢铁还要活下去呀。  淡水河谷建立分销中心,也是根据中国最近两年谈判不顺利的困局,想抓住中国庞大的需求,把矿石运到中国的港口,堆在门口卖给你。这个家伙厉害得很,你要多少卖多少,价格比市场价低一点,这个动机和野心也是够大的,对中国不利。  《21世纪》:在整顿铁矿石贸易这一块,你本人也曾提过建立矿石进口许可量审查制和采购代理制,能具体阐述一下吗?  邓崎琳:国家发改委提到要实行代理制,但事实上不能推进。  不能推进的原因不在企业,而在政府的某些部门,他们可能担心贸易保护主义会对中国不利,比较谨慎。但保护主义哪个国家都有,适当有一点没什么坏处,你自己的国家不保护自己的企业,那去保护谁啊。  我不说我们有多规范,但你看外国矿山开采成本那么低,都不断涨价,就是暴发户。我们适当对矿山炒作进行代理制,防止它们不要将矿石往上过分炒,这也是规范市场的行为,谈不上贸易保护。不管是国家部委还是企业,都应该努力推进。

苹果加速器

iOS加速器下载

Coursera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