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考研生的非典型生活

发布时间:2020-10-14 12:30:54 阅读: 来源:无缝钢管厂家

考研过后,空荡荡的自习室。受访者供图

天津北方网讯:上周末,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落幕。据《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披露,全国硕士研究生报名人数呈强势增长态势,今年报名人数达到290万人,较上一年激增52万人,增幅达到21.8%,成为近十余年来增幅最大的一年,也创下改革开放40年来的最高纪录。

考试刚刚落幕,南开大学的官微便推送了一条微信,题为《考研结束,南开的勇士们,欢迎凯旋》,其中说到考生把笔帽郑重扣上的那一刻,颇有一种沙场将军利剑入鞘的仪式感,似乎进入了“贤者模式”,不累、不饿、不喜、不悲,一切似乎“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只剩下无尽的虚空……而备战这场考试却是一场马拉松赛,既是身心的蜕变,也是毅力的考验;既是与同行者的博弈,又是相互之间的鼓励。当考生走出考场,回味这一年、两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备考生活时,留在心底的是沉淀。

备考的辛苦经历过方知

走出考场后,潘辰的第一站便是理发店。打理一下这半年来一直没有顾及的头发,也想取一个“好兆头”的寓意。

潘辰并非应届在校生,而是在社会上摔打了大半年后回归到考研路上的。“我在天津师范大学毕业后,被一家媒体录用,做了记者,跑了大半年的新闻,突然想换换状态,于是辞掉了工作开始考研。”对于儿子的突发奇想,他的父母并没有反对,只是提醒他要为自己的每一个人生选择负责。

既然做出了这样的抉择,潘辰便一门心思地扎进了“考研圈”。他申请的高校招生中有这样两个特点:首先,导师更喜欢本校考生继续深造,对本校生有所侧重;其次,作为国内响当当的名校,录取的分数可不低,据说复试时导师提出的问题相当具有技术含量。两条消息当作见面礼,压力也成了潘辰接下来学习的动力。

“备考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在大学校园里度过,只有在那里我才能找到状态。”潘辰说这并非矫情,而的确能够激励自己,“看着其他同学为了一道数学题琢磨一个晚上、为了几页英语题不停地思考,感觉我不学的话都愧对自己。”由于他准备考取的是文科专业,背记的内容较多,自习室里背诵会影响他人,于是他就在楼道里背。空寂的楼道里,总能看到他一个人不停地徘徊,嘴里默念着,累了就在楼梯上坐一会儿。等当天的“任务”完成后,看看手表,已是深夜,但自习室里依旧灯火通明,还有很多备考生在埋头苦读。

备考之路艰辛,有没有在中途打退堂鼓、想放弃的念头?“当然有!我英语的基础并不好,做了一份试卷,和答案一比对,难得有几道是正确的。此时此刻,再看看旁边有好几大本书还没看呢。你说灰心吗?”潘辰笑着说,“那一刻我就会想:放弃吧,何苦为难自己呢?”可这样的念头转瞬即逝,“不真正走上‘战场’,怎么知道我不行呢?”潘辰默默地坚持着走了下去。

每天早晨走进学校,手里拎着两瓶水、一盒烟,书包里背着满满的复习资料,在校园里找个安静的角落,开始复习。“那段时间我抽烟特别凶,每次复习结束后,都要‘清理现场’,把烟头收集好,扔进垃圾箱。”备考的过程是需要“成就感”来鼓劲的,当看到自己的正确率不断提升时,他的心里至少是有底了。

当然,这半年多时间,潘辰在颠覆着自己的生活方式,没有在意过自己的外形,衣服怎么舒服就怎么穿,头发再长也懒得打理。每天回到家,上床就睡觉,转天爬起来继续啃书。“从远处看,我妈都认不出来对面的人就是我。”潘辰笑着说。于是,走出考场后的他,第一站就选择了理发店。

是否考研很难选择

“有人说,能考研的学生都是‘学霸’,这一点我可不敢苟同。学霸早就‘保研’了,大多数考研生的心理状态都是对现状感到不满。”考生庞颖对记者说。

据庞颖观察,考研生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本科就读的学校并不理想,希望通过考研的途径踏入名校;第二类,本科所读的专业不够理想,希望通过考研来转换专业;第三类,仅靠本科学历留在天津容易,但想找到一份优质的工作却很难,于是将考研作为自己晋升好工作的一条捷径。而庞颖则属于第四类:不想早早地涉足职场,希望借助考研来给自己留条“退路”。

“是否考研,真是一道决定人生走向的选择题,不同的路或许会让你的结果南辕北辙。”庞颖说,“过去读书是按部就班地读,同学之间只有成绩的差别;而这一次是否考研,的的确确是人生的第一道选择题。它是选拔性考试,备战考研也许会耽误自己的前途,但多读书至少没有错。”

“只考一次”,是庞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这个目标也是她综合考虑的结果:首先,考研的过程太苦了,她想如果接下来再战一轮,肯定没有这一年的状态,也不会这么努力了;其次,考研是讲究机遇的,望着每一年报名人数的增加,而好工作的机会越来越少,一增一减之间,无论如何不能再“恋战”了。“我身边有很多同学是‘二战’甚至‘三战’的,或许我没有他们这么强的耐力,我只会选择战一次,而且希望‘一战’告捷。”庞颖说。

那么打“持久战”的同学是出于何种考虑呢?庞颖告诉记者:“和我一同参加考研班的还真有‘二战’的,其实他们的决心和不甘心更值得我佩服。”去年考研的成绩相当不错,只是报考的院校是热门院校,竞争相当激烈;如果换另外一所大学报考,录取的机会就会大增。之前的考验经历更像是一次摸底考试,有了经验再战一年,这是“二战”考生心中的信仰。

但打“持久战”的同学需要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年龄的增长。本科毕业的年纪普遍在22岁左右,研究生读3年,毕业时就是25岁了,这当然是最理想的状态;而每当多战一年,年龄就会增长一岁,等硕士毕业时都快30岁了,而同龄人硕博接续读,也许博士生都该读完了,差距便又拉开了。

再有,考研的确需要具备“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状态,备考阶段几乎切断了与外界的交流,在这种状态里待久了,并非一个人的理想状态。这,便是庞颖决定“只战一次”的初衷。

考场里的人越来越少

“每考完一门,考场里都会少一些人,到了最后一天,我前后的考生都提前结束了考试。”潘辰对记者说,“的确是扛不住了,当时坐在考场里,我的脑海里想法很多,很复杂,也很纠结。”

“退出考试,一定是因为上一场考试中出现了重大失误,是不是我也存在重大失误而自己却没发现呢?”“拼搏了这么长时间,就这样放弃了,换做我会甘心吗?”“他现在在干什么?会不会痛哭一场,还是放声大笑?”那一刻,大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悲壮,待试卷发下来时,一切的想法都抛开了。

考研结束了,本以为自己能够没心没肺地睡上两天,把这一年亏下的觉都补回来,把之前“失联”的朋友都找回来。但做到这些,似乎并不容易。庞颖总结说:“习惯了每天起床给自己打打气,习惯了和备战的研友们一起交换想法,可当再次走进自习室时,那里空荡荡的,我心里也变得五味杂陈。盼着考试日期赶紧到来,但这一天真的来了,一切却似乎都已改变了。”

考研是什么?有人说,这是一次“认识自己”的过程,此前从未如此透彻地审视过自己,而这一次考试,终于能把自己看明白了。能够认识自己,需要经历一些大事,才能看得更加清楚。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说自己完不成某件事的人,多数是人的惰性使然。不肯去冒险、不愿意去努力,是任何事情都完不成的。有梦就要去追逐,不要让人生留有遗憾。

“考试终于结束时,看着监考老师将试卷封进档案袋里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是把心捧出去了一样,试卷上寄托着我沉甸甸的希望和梦想,却又看到了扑朔迷离的不确定性与未知的未来。”这是潘辰的考后感想。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考研生们经历了这样一段艰苦岁月,在等待成绩的这段时间,他们害怕被人问及两个问题:考得如何?考不上怎么办?其实他们每一天都在深问自己这两个问题。

考研的路很远,走下去会很累。可是,不走的话会感觉后悔。未来的人生路还很长,还会遇到更多的机遇和新的挑战,还需为之继续努力奋斗,去拥抱新的未来。祝福这些考生!

湖北武汉治白内障的医院

合肥腰骨科的医院哪家好

宁波哪里可以治疗白癜风疾病

治妇科炎症中医医院哪家好